台湾纾困之乱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民进党当局日前扩大纾困方案适用对象,但因执行时程序混乱,引发台湾地方县市政府多方抱怨,对此,民进党“立委”们也坦言这次民进党当局对地方县市政府的沟通并没有做好。

 资  讯 

民进党酿“纾困之乱”还能骗多久?

即时 | 2020-05-15 07:44

  台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图片来源:台媒)

台湾的行政机构近来很忙。应对疫情的纾困政策看似推出不少,实则条件严苛、手续繁琐,连绿营民意代表都承认“看得到吃不到”。这不,台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近日又推新政,针对岛内的弱势无保者、农渔民发放1万元新台币纾困金,前提却要“自证穷苦”。

民众闻言踏破门槛大排长龙,台卫生福利部门却告知两日后方可申请,闹出乌龙乱局不说,想“符合资格”也难得离谱——要无投保,证明平时是卖玉兰花、口香糖或举广告牌等零工,出示全家老小存折证明积蓄不足,懂得依照各县市“最低生活费”计算是否符合标准。

人民日报海外版评论指出,别说普通民众一头雾水,办理人员不甚了了,连绿营炙手可热的卫生福利部门负责人陈时中都掰扯不清,纾困竟能做到让人被方案所困,岂不是天大的讽刺?花样百出刁难民众,这到底是诚心的纾困,还是拙劣的表演?

因急于抢功,尚未与地方政府做好协调沟通,苏贞昌便赶在申请前两天高调公布,致使民怨沸腾,一线公务人员无端背锅。更荒唐的是,就在无保零工为区区1万元新台币艰难求证排队待审时,作为同批次纾困对象,近百万农民(许多人身份可疑)却免申请现金自动入账。

评论认为,同样是现金纾困,对农民一路绿灯,不带家庭存款、劳动证明等附加条件,渔民和零工却面对重重门槛,如此赤裸裸地搞差别待遇,有何道理可言?

结合两波纾困观之,受冲击企业可获补助员工薪资四成,家有老小的低收入户每人每月仅有1500元新台币补贴,10万名出租车和游览车司机每月可领1万元新台币,百万名水电工、营造工或“自营业者”一次发放3万元新台币。不同群体待遇悬殊巨大,理据何来?而无保零工要等到第二波才能领钱,如此胡乱安排纾困优先级,又为哪般?

纾困讲究公平高效,民进党当局却胡搞乱搞,资源分配严重不均且挂一漏万,又设下重重关卡,不见普惠式的扶弱济贫,只有不加掩饰的区别对待。能否获取援助,并非取决于实际需要,却要看部门负责人话语权大小。台湾交通部门和农业部门能轻易搞到资金,经济部门和劳动部门却受掣肘,令一般劳工无缘获益。

岛内有识之士指出,民进党当局纾困特别预算2100亿元新台币,仅分配1%给地方政府,根本是杯水车薪,又锁定特定族群提供纾困,重农轻工等意味明显,更像是借纾困之名行固桩之实。

连纾困资金都拿来算计,作为图利政党之私、部门政治角力的资本,救命资源分配沦为“权力的游戏”。高官们一心抢功出风头,将纾困当作“施恩”特权,傲慢蛮横地克扣苛待,纾困方案一变再变,大饼越画越大,民众怨声载道。民进党当局无视民瘼只顾作秀、酿出“纾困之乱”的嘴脸,真真令人作呕。

评论指出,纾困措施杂乱无章,是蠢。逼迫民众自证其苦,是恶。为了区区一点小钱,民进党当局竟要百般折腾民众,面对不幸的民众,还挑肥拣瘦嫌不够惨,甚至引为“政绩”自夸,标榜起“德政”来。这无耻指数,恐怕要独步全球了。

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近日表态,现金发放不是“不分对象大撒币”,要“把资源放到最需要的人身上”。想想旷日持久的“口罩之乱”,联系眼下“纾困之乱”,足见广大民众所需从来不在民进党当局眼里。难怪岛内舆论质疑:如此漠视民众利益,只顾一己之私的民进党当局,还能骗多久?(编辑:李丹)

民进党当局纾困“锱铢必较” 王世坚:真是没出息

即时 | 2020-05-13 07:37

  王世坚。(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新闻网”)

中国台湾网5月12日讯 民进党当局扩大纾困金发放惹民怨,更遭“双北”频杠。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民进党议员王世坚今日表示,台当局“防疫95分,但纾困59分”,这就是当局“没出息”。

王世坚说,站在公平立场,台当局纾困应该“排富、普发现金”,更要为人民做更多的事,而不是要对卖玉兰花、举牌工计较这1万元(新台币,下同)补助金,更应省去繁文缛节,宁可错发也不要漏发。

因为疫情,现在底层民众比先前生活更加辛苦,他认为台当局纾困应针对中低收入民众普发现金,针对年收入120万元以上者排富,排富之后,就将钱直接发给民众,而不应该还要让民众来申请。他还指出,如照苏贞昌的纾困做法,却要许多底层民众,例如卖玉兰花、卖水果、举牌工、临时工等,要去填一堆文字资料,实在是繁琐,且这些底层民众根本没有能力去细细填写,而台当局却明知这些人困难。

王世坚直言,台当局如此纾困,只是为避免开奔驰、有2亿地产的民众拿纾困金?而是为了查极少数人是否占便宜,甚至还要追究重复领取补助金者的责任,就动用大阵仗审查,真是没出息。台当局若连救急都救不好,怎么能救穷?

王世坚说,台当局不相信人民没有钱,但银行相信人民没有钱,所以不愿意借钱,结果导致纾困的人民被夹在中间。而对于台当局的许多纾困政策也都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民众早就等不及了。(中国台湾网 刘璐璐)

民进党当局“纾困之乱”使民众不爽 韩国瑜:值得检讨

即时 | 2020-05-12 07:37

  高雄市长韩国瑜。(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台湾网5月11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高雄巿政府今日宣布,为降低纾困民众的不安,将加开说明会及发动纾困专车到人多的地方跟民众说明,缓解由民进党当局引发的“纾困之乱”。

据悉,台行政主管部门扩大纾困补助本月6日施行,但因申请条件复杂、切结(承诺书)查证困难,不少民众跑两三趟都没办成,引发民怨。

韩国瑜表示,这次纾困其中的一个弊端,就是民进党当局纾困文件还没有发布,媒体就已提前曝光,媒体曝光之后,台湾基层公务员无所适从,大量民众涌入区公所(台湾市辖区和乡级政府机构),造成混乱。

高雄市长韩国瑜也提到,从5月6日到现在5天,民众的情绪非常不安,甚至非常不爽、不愉快。他发现民众申请纾困补助时,三分之一大概有核准机会,三分之二可能未必有资格,结果造成民众不满,这实在是值得检讨。(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

台纾困之乱!“绿委”也质疑民进党当局沟通没做好

即时 | 2020-05-12 07:37

  民进党当局纾困方案引发多方抱怨。(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台湾网5月11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民进党当局日前扩大纾困方案适用对象,但因执行时程序混乱,引发台湾地方县市政府多方抱怨,对此,民进党“立委”们也坦言这次民进党当局对地方县市政府的沟通并没有做好。

据报道,在今天台立法机构“社会福利及卫生环境委员会”开会时,民进党籍“立委”洪申翰发言表示,台湾急难纾困产生的行政困乱确实让地方县市政府很辛苦,之前民进党当局联系时确实没做好,让地方无所适从。

另一位民进党籍“立委”庄竞程也坦言,民进党当局上周公布纾困方案时没有和地方县市政府好好沟通,导致民进党当局与地方县市政府都被民众骂翻天。(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

民进党当局纾困引民众不满 台媒:自大起来了

即时 | 2020-05-11 07:27

台交通主管部门每月补助出租车2000元加油费,为期半年。(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台湾网5月9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民进党当局扩大纾困实施以来,台湾民众相当不满,其中,出租车司机可领6万(新台币,下同)元,更是引起轩然大波。对此,台湾资深媒体人吴子嘉直言,连钱给人家这样的事都没做好,说明民进党当局有可能因为防疫导致有些自满和骄傲的现象都出来了。

据报道,近期,民进党当局纾困方案实施,出租车司机可领6万元,引起台湾社会轩然大波,台交通主管部门负责人林佳龙赶紧澄清是相关补助加起来共6万,但众多民众并不认可。

对此,吴子嘉在一档节目上表示,连送钱给人家,这样一个事情都可以搞成民怨四起,就可以想像民进党当局目前为止有一些骄傲和自大,然后骄傲自大之余,就发生这些事先考量不周现象出现。(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

民进党当局纾困民众埋怨基层忙翻 台网络观察家14字狂酸

即时 | 2020-05-09 16:59

中国台湾网5月9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近日,民进党当局的“万元纾困”引发民怨,因申请程序十分繁琐,导致基层为纾困忙翻天。台湾网路观察家朱学恒便做了一14字打油诗抨击民进党当局。

朱学恒在社交媒体书上发文说,古诗有云:“贞昌霸气一张嘴,基层喘气跑断腿”,还消遣上位者“赶快去做事,不要再用自己脸一直做图啦”。

朱学恒表示,每次一听苏贞昌讲没问题你放心,他就先天性不放心,这种动物本能已经拯救他脱离过好几次危机了。

对于纾困全由台卫福主管部门承办业务,朱学恒也质疑,之前就说这个业务不该归台卫福主管部门,结果台行政主管部门又分给他们,那请问是要防疫优先还是审案优先?

网友也在朱学恒帖子下纷纷留言表示,“民进党当局审核,一定要说到做到,不要只出一张嘴”、“民进党当局订的莫名奇妙纾困,根本是扰民,而且也不公平”、“我一根毛也没领到,这个月还要缴税,原来我这么有钱,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啊!”(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

台立法机构通过纾困振兴特别预算 新增1500亿新台币

即时 | 2020-05-09 08:34

  台湾。 (图片取自台媒)

中国台湾网5月8日讯 据台湾“东森新闻”报道,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台湾立法机构今日召开会议,通过“台湾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预算追加预算案”,对原有特别预算600亿(新台币,下同)元再追加1,500亿元,使特别预算总额达到2,100亿元。

会议中,国民党“立委”曾铭宗指出,近期台湾纾困急难救助金申请引发民怨,国民党仍主张排富发放现金以振兴消费。

据报道,台湾立法机构曾在今年3月13日通过600亿元特别预算,后来因新冠疫情持续升温,又在4月2日提出将特别预算额度提高到2,100亿元。(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

媒体人自嘲:台湾纾困程序最麻烦

即时 | 2020-05-09 08:33

  台湾民众领取纾困金。 (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

中国台湾网5月8日讯 据台湾“东森新闻”报道,为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冲击,民进党当局祭出多项纾困政策,但因为申请程序繁琐,引来民众骂声连连。台湾知名媒体人刘宝杰讨论到这个话题,也忍不住自嘲,台湾是纾困金额最少,纾困程序最麻烦的地方。

近日,台湾知名媒体人李正皓在一档节目中表示,需要民进党当局纾困金的人,可能连吃饭都有困难,因此民众希望可以简单方便就好。但申请需要准备7项目资料,包括每一个有工作的人的存款影本、户籍誊本、财税证明、雇主自愿离职证明、申请人承诺书和印章、劳退保、加退保,为了这些资料,民众要跑遍银行、户政事务所、税局、劳保局。他更指出因为程序有问题,连第一线人员都搞不清楚。结果台湾是纾困金额最少,结果纾困程序最麻烦的地方。

节目中,另一位台湾媒体人黄世聪也指出,事实上这些资料民进党当局都有,因为民众报税时有家庭所得等资料,“这个根本民进党当局都可以算给你,大概知道哪些人都OK”。他直批这样的政策根本是扰民,“多了这个程序之后,让大家非常不满”。(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

台纾困又生乱 苏贞昌女儿“救父”引争议

即时 | 2020-05-09 09:05

  苏贞昌之女苏巧慧。(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台湾网5月8日讯 近日,民进党当局行政主管部门仓促推行的现金纾困方案引发混乱,该部门负责人苏贞昌只能登台道歉。但是苏贞昌的女儿,民进党籍民意代表苏巧慧却在质询时指责引发混乱是因为台“卫福部”没有将公文送达第一线所致。此举引发岛内舆论轰动,有评论称,这是苏家父女自演的“苏困之乱”。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苏贞昌5月4日宣布扩大纾困方案,针对特定贫困群体发放1万元新台币现金补助,当时声称可以即刻申请,有民众直接前往办理,但是无法办理引发民怨。5月6日开放申请以后,大量民众到办理点排队,有人因为不符资格或资料不齐无法申请,引起更大民怨。苏贞昌7日在行政管理部门会议和记者会上两度道歉,称因考虑不周造成民众不便与困扰。

另据报道,7日举办的台立法机构会议中,苏贞昌的女儿、民进党籍民意代表苏巧慧痛批台卫生福利部门,称苏贞昌宣布扩大纾困以后,卫生福利部门的公文却迟迟没有下发给一线执行机构,导致民进党当局发钱给民众还要遭批评,让好事变成坏事。她还称,大量民众申报材料不齐全是台卫生福利部门宣传不到位所致。

国民党“革命实践研究院”负责人罗智强质疑称,在正式公文出台之前,先行告知上级领导是很正常的,问题是苏贞昌明明没有批到公文就着急宣布,搞得下属疲于奔命,民众怨声载道,结果现在竟然变成了卫生福利部门的过错。

台湾“中时电子报”评论称,苏巧慧2016年竞选新北市民意代表,苏贞昌就在背后协助操盘,功不可没。2018年苏贞昌参选新北市市长,苏巧慧成为父亲最得力的竞选干部。苏家父女彼此拉抬掩护,在此次纾困乱象中苏巧慧不责怪拍板决策、着急揽功的父亲,却直指卫生福利部门,除了护父心切,也是为了打击因为防疫工作而声望大好的陈时中。(中国台湾网 李奕均)

台湾民众想要申领纾困金?得证明自己“够穷”才行

即时 | 2020-05-08 07:59

  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图片来源:台媒)

近日,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宣布要给无投保的台湾底层劳工和农渔民发放一万元(新台币,下同)现金。谁料,大批民众争相前往申请,却吃了闭门羮。民进党当局一变再变的疫情纾困方案引发民众强烈不满,原来,纾困金“申请办法”次日才送到地方,且条条框框的限制很多,民众得证明自己“够穷”才行。

台湾《联合报》评论认为,排队申请这一万元纾困金的人很多,说明许多人日子不好过。何况,人们为了区区两个口罩都可以排上几小时;现在有万元现金可拿,当然也要排一排。

问题是,要证明“有资格”拿这一万元并不简单,你得自证又苦又穷才行。光是无投保还不够,你得证明自己平时是卖玉兰花、口香糖或举广告牌等零工,还得出示全家大小的存折证明积蓄不足,还得懂得各县市“最低生活费”的计算标准。完全通过审核,才能领取。

评论认为,为了区区一万元,民进党当局要求民众“自证穷苦”,这是难以想象的傲慢,也是对民众的残酷羞辱。百日抗疫,全台两千多万人受尽精神折磨,谁的日子好过了?在这样的时刻,民进党当局只不过撒点小钱给百姓,却还挑肥拣瘦,端出一长串的官样文章,逼着民众自证穷苦。这样的当局,还有一点悯恤之心吗?

民进党当局发钱的名目是纾困,但台行政机构的补助对于真正需要的穷苦大众而言,申请救助面临重重障碍,少赚一毛钱就“唉爸叫母”的财团,反而有这么多隐藏性后门,这哪像是纾困?简直就是趁乱对巨室富贾做人情,而对老百姓讨人情。(编辑:李丹)

万元纾困引民怨 民众叹民进党当局的钱“难拿”

即时 | 2020-05-08 07:57

  台湾民众排队领取纾困金。 (图片取自台媒)

中国台湾网5月7日讯 综合台媒报道,台湾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苏贞昌在5月4日提出纾困方案,宣布台湾民众只要未加入劳保等社会保险,且收入存款低于一定条件,便可申请一万元(新台币,下同)的纾困金。苏贞昌更豪语,要让卖玉兰花、举广告牌的台湾民众都能请领。但是,开放申请后,对于该如何证明自己卖玉兰花以及收入是否够低以符合请领门槛,令大排长龙前来请领的台湾民众摸不着头绪,不少台湾舆论更以“纾困之乱”,来形容此此次发放纾困金的混乱。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为了申请民进党当局的万元纾困金,桃园市有一名80岁的出家人,因疫情影响,参拜信众与香油钱都大减,不得已只好到公所申请纾困,却因提不出工作证明,导致申请碰壁。甚至,因苏贞昌夸口,要让卖玉兰花者可以请领,但嘉义县有玉兰花贩前去公所申请补助时,也因提不出工作证明碰了软钉子,还不断要求第一线承办人员陪自己回花圃,看看自己所种的玉兰花。

苏贞昌开口讲出玉兰花,还造成更夸张的影响,据台湾《联合报》报道,由于苏贞昌举了玉兰花贩为例,导致不少人大量批发玉兰花,只为取得贩卖玉兰花的证明,导致台中玉兰花短缺,花价涨了六成,一串花原本只要30元,现在已经涨到50元。

台湾《联合报》报道称,另有民众抱怨,纾困金申请过程繁复,甚至还要拿家人存折举证存款有限,但家人众多,又有小孩在外地,造成举证的困难。民众感叹,民进党当局若要纾困,给钱也甘愿一点,民进党当局的钱“真的不好拿”。

对于台湾出现纾困乱象,国民党主席江启臣5月7日也社交媒体上炮轰,他表示,国民党早就提出,最简便的纾困方式是“排富后广发现金”,但民进党当局已读不回,就是要设下繁复的手续,对于已经因为疫情受到影响的民众,毫无同理心,心态更高高在上,不跟地方沟通,从执行的结果看来,错误的纾困比不纾困更差。(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

民进党当局纾困混乱引民怨 江启臣:错误政策比贪污更可怕

即时 | 2020-05-08 07:56

  江启臣。(图片取自台媒)

中国台湾网5月7日讯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因应新冠疫情冲击,台湾行政主管机关4日宣布加码纾困无保工作者,但措施宣布后,引发一众民怨。对此,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批评民进党当局,“根本是看得到、吃不到,错误政策比贪污更可怕。”

据报道,江启臣在社交媒体表示,许多县市首长都跟他反映,民进党当局的纾困政策没有与地方政府合作,窗口混乱,纾困的预算根本看得到、吃不到。对此,他多次公开呼吁民进党当局应该强化与地方政府的连结,才能让纾困到位。

他指出,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也提出最简便的纾困方式“排富后广发现金”,但民进党当局已读不回,就是要设下繁复的手续,对于已经因为疫情受到影响的民众,毫无同理心,而且抱着高高在上的心态,不跟地方沟通,执行的结果当然造成一片混乱。而台湾行政主管机关胡乱决定,地方政府只能扛起责任,在执行的细节事项尽量便民,没想到该部门又是大转弯,宣布简化程序,由此可见,民进党当局对于纾困执行细节没有完整的配套,现在引发的后续效应难以想象。

此外,江启臣还指出,民进党当局说不会把压力放在承办的同仁身上,但依照过去民进党的惯性,出错基层扛的作法,基层同仁怎会相信当局会负担责任。他认为,这些问题的源头就是一开始制定的错误政策,既没有同理心又没效果,而这样错误的政策比贪污更可怕,错误的纾困比不纾困更难过。(中国台湾网 刘璐璐)

民进党当局“万元纾困”方案执行荒腔走板 百姓困上加困

即时 | 2020-05-08 07:56

纾困一万元新台币方案,6日起开放申请,各地区公所涌进不少民众询问。(图片来源:台媒)

新冠疫情延烧了数月之久,全球病毒肆虐,经济更受重创,台湾虽号称防疫得力,但在经济上仍不免受到严重影响,百业萧条,民生凋弊,下一波的挑战已然开始。

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林保淳6日在“中时电子报”发表评论说,疫情影响巨大,台湾升斗小民忧思彷徨,即将面临无米可炊、乏钱可使的窘境,望当局之纾困,如大旱之望云霓。然而民进党当局纾困方案屡变屡更,“酷碰券”已启人疑窦,而“万元纾困”,更是繁琐细碎,配套不足,徒然浪费如许人力,雷声虽响,雨滴就是怎么也不肯落下来,老百姓看得见,吃不着,一团乱局,不知将伊于胡底。

文章指出,民进党当局“纾困”,坚持非以“酷碰券”为主不可,而其理由竟然是“怕民众领到现金会存起来”,这不但是杞人之忧,更是昧于事实。民生日用一日不可或缺,台湾的“月光族”甚多,仰赖于微薄薪资以度日的家庭,更是不胜枚举,最大的忧惧是今朝得过,明日又来,岂有可能存起来?民进党当局事实上也知道这既是缓不济急,又是未必能获成效的,故方案一变再变,仍然无法出炉,至今还在研议阶段。

不得已,只能再祭出“万元(新台币,下同)纾困”方案,各地民众争先恐后,不畏酷热炎阳,大排长龙,盛况一如排队买口罩;而手续繁琐、条件难辨,民众心急如焚,而承办人员则疲于奔命。但从人潮之汹涌,可知民众对领取现钱的迫切期待。这就不由得令人大惑难解,民进党当局何苦如此劳民碍事,大费周章,舍明白简便的正道不行,而乔张做致地搞出一大堆不切实际的花样?

事实上,真能有效的“纾困”,发现金是最能救急的,如果担心贫富不公,不妨取法美国,定出等距;再不然,仿效金融风暴时马英九当局的“消费券”,也可真正提振人心,刺激消费。

最糟糕的就是要民众先垫钱、再弥补的“酷碰券”。可惜的是,民进党当局极可能是因提议案发放现金的是在野党,不愿功劳为其所揽;而既在此前已将“消费券”消费到极为难堪的地步,当然也就骑虎难下,不能步马当局后尘。左支右绌之下,方才出炉“酷碰券”此一怪胎,整个“纾困”方案荒腔走板,老百姓困上加困,何谈刺激消费?提振经济?(编辑:李杰)

纾困之乱引爆民怨!孙大千批民进党当局无能

即时 | 2020-05-07 08:31

  前国民党“立委”孙大千(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台湾网5月6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苏贞昌宣布扩大急难纾困方案,对有工作但无军公教(军人、公务员、教师)劳保的加保者,排富加发补助金每户1万元新台币,但却因程序复杂搞得民怨四起、一团乱。对此,国民党前“立委”孙大千今(6日)发文痛批,民进党当局无能,累死官员,害惨百姓。

孙大千在脸谱网(Facebook)发文批纾困补助乱象,不仅条件多、手续繁杂,甚至还有全家老小亲自跑去区公所领补助皆吃闭门羹。孙大千认为,从一开始的“不支持发现金”,到“部分发现金”,再转弯到“补破网式发现金”。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嘴硬?按照这样的效率,民众是否现金还没申领通过,疫情就已经结束了?

孙大千指出,民进党当局最初不愿意接受蓝营所提出的“排富全民发现金”的纾困模式,只不过是“为了考量政党的面子和利益”“硬是发明出一套复杂无比,漏洞百出的纾困政策”。现在台湾行政主管部门终于头脑清醒,了解原本的纾困方案无法涵盖全体受困民众,才亡羊补牢提出“扩大纾困方案”,但真的能保证未来不会有其他被遗漏的民众吗?

孙大千质疑,苏贞昌到底还要再射多少箭?台湾行政主管部门心中考量的到底是受困民众,还是政治算计?孙大千痛批,民进党当局真是标准的无能,累死官员,害惨百姓。(中国台湾网刘洪羊)

民进党当局“万元纾困”惹民怨 侯友宜呼吁规则从宽

即时 | 2020-05-07 08:31

不少台湾民众到现场才发现自己不见得能申请补助。 (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

中国台湾网5月6日讯 据台湾“东森新闻”报道,近日,民进党当局宣布扩大纾困金额,供未加入军、公、教、劳、农保等社会保险的民众申请,但今早有不少民众现场询问后发现资格恐不符,引发民怨。

对此,新北市长侯友宜今天在会议上表示,将采用从宽认定、资料从简、从速发放3原则,如果提不出工作证明,就签承诺书。所有责任市长扛,既然是急难纾困就从宽认定,承诺书实不实在由申请者自负法律责任,公所(台湾地区市辖区和乡级政府机构)人员法律责任就由市长来扛。

台北市长柯文哲今天也表示,他已经预期这一定会出问题,台北市府只能咬紧牙关,让第一线同仁被骂,这让台北市府接得很痛苦。(编辑:全志强)

1  2  


编辑推荐